今天,坐广州地铁2号线去一个地方。中秋临近,地铁变得异常拥挤,大家都背着提着各自的行李匆忙挤进狭小的车厢内。

列车关门后,不自觉地抬头扫了一下人群。一个高大魁硕的外国男子就站在我旁边,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年轻中国女子,透着一股处世未深的羞涩和腼腆。或许是刚刚毕业出来工作,或许只是出来做翻译兼职,正用英文跟他交流着什么。男子来广州应该是参加展会采购“中国制作”的一些产品什么的,在展会上经常能看到这样的一对“搭档”,不足为奇。

外国人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显眼,除了他两米多的身高外,还有就是那与他周围的人迥然不同的肤色和发色。发现几个人也在仰头注视他,但从他笔直的西装中透出的那股西方人的傲气,让东方人在他的面前显得有点低微和卑劣。

突然从隔壁的列车门传开越渐洪亮的争执声开始吸引车厢内每个人的目光。我也顺着望了过去,看见一个中年女人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生在争执什么。细听后才知道原来刚才上车的时候乘客太多,后面排队的人推挤着前面的人涌进车厢,这中间那个男生踩到了中年女人的脚,然后跟她道歉了。那女的说话很难听,还骂了他几句,男生觉得委屈就小声地抱怨了几句她蛮不讲理,谁知道这个女的越骂越凶,声音越来越洪亮。她的怒吼甚至掩盖了列车行进的声音,然车厢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旁边的人开始劝导中年女人,叫她别小事情搞成这样,有外国人在,不要丢中国人的脸。而此时,那个当事的男生更显得尴尬万分,一边是咄咄逼人的蛮不讲理的泼妇对着自己辱骂,一边是周围投来同情眼光却不知如何相助的的众人。而众的劝说并没有让这个女人停下来,反而越加凶狠。有几个看不过去的人开始加入了骂战声援男生。整个车厢内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中年女人的怒气冲天,大家都对她的不饶人感到气愤。

那个外国人虽然听不懂他们在吵什么,但是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很无奈地看着那个女人泼妇似的对着车厢谩骂。那个为她翻译的女孩也是满脸的尴尬和无奈,不知怎么向他翻译这些。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生趁着女人对着声援他的众人谩骂的时候,走了过来。俯下身子有点带着尴尬的笑容问那个女生:“你是这个外国人的翻译吗?麻烦你跟他委婉地解释一下这个事情,免得造成不好的影响”。女生也尴尬的笑着应到:“嗯,会的,一直都有在跟他解释。没事的,没事的。呵呵……”女生的笑明显是对男生的安慰和对这尴尬气氛的缓解。男生抬起头,很有礼貌地与那个外国人行了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说了一句“sorry!”。外国人很意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话,拍了两下男生的肩膀,说“this’s nothing!”……

很快,列车到站了,也不知道男生是否真的到达目的地了还是因为尴尬而下车了。车厢内下车上车的又换了一批人,之前的尴尬和紧张气氛也被一起冲刷了一次,列车又和睦了。只是有些人内心可能依旧为那个女人的无赖而愤慨。而我内心却是深深地开始敬佩这个男生。

0